安墨然

只写我所想,也不为別的。
欢迎入內观看,文笔渣求轻喷。

1.不定期更新☡
2.不喜慎入🚫

小女子在此谢过各位大大!

自私 (原创女主×虐向)

偏虐女主,不喜慎入。





(简体版)





沈默从来不是一个伟大的人,她所做过的所有事不过也是为了自己。



为了自由,她能不择手段地毁掉一直困住自己的牢宠。

即使,牺牲他人的生命。


为了活着,她亦能装出一副温暖无害的样子,努力取得身边人的信任。

即便,那不是她本意。


为了不再孤身一人,她选择爱上了夜尊,那个与自己拥有同样孤独的他。

儘管付出的,是她仅馀的一颗真心跟温度。


到最后,为了这个能证明自己存在过的世界,她决定与那人同归于尽。

而这次她用的,是自己的性命。




她啊,终究是个自私的人。







可是------


裘奕与于扬却说,在她为了自己亲手毁掉牢笼之际,同样也拯救了他们大家。


赵云澜与沈巍又道,在她努力取得他们的信任同时,其实也弄了自己一身的伤。

不管,是身上还是心上。


就连夜尊的内心,亦因为她不再感到万年的孤寂。

彷如冰雪消融后乍现的温暖,让一直以来残暴阴戾的他亦懂了仇恨、怨愤以外其他别样的感觉。

还有,那份他曾以为永远都无法触及的幸福。

现在都因为她的出现而拥有了。


而她捨弃自身来挽回的这个世界裡,却盛载着千百万条生命,还有一个个幸福而美满的家庭。

然而,这些她压根不放在眼内。




你说沈默她自私?

嗯……

这么想来,她的确挺自私的。


不过,是对自己。




就连好友于扬也说过,沈默她这个人对自己比谁都狠。

作为旁观者的赵云澜跟沈巍亦表示,这丫头的狠劲简直与当年的夜尊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来就没想过留给自己一条后路。


甚至,是活路。








可是,夜尊觉得沉默对他还是自私的。


至少------



她连死都不让自己知道,也不想让他陪着。



“你没资格陪我一起死。”

想起女子在梦裡与自己曾说过的这句话,

夜尊却没有生气,只是感觉心彷彿被撕裂成两半般的痛苦顿时自全身蔓延开来,久久未能平静。

直至他自梦中醒来睁开双眼,才惊觉自己脸上残竟留着微凉的湿意。

这是第一次,他为了自己还有兄长以外的人哭了。

然而,心裡却是一次比一次的痛。



“我的小默啊,你凭什麽丢下我一个人啊?”他喃喃自语道。

在夜幕的掩护下,这时的男子脆弱得就如一个孩子般,眸裡亦再无平日的神采,幽暗得宛若一潭死水。

现在的他,就与万年以前被困于天柱之中的自己无疑。


要是她还在,她又怎会捨得他那么难过?





沈默------


“你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而我,根本配不上这个世界。”


                                                             



End.






不过,沈默其实也跟别人提起过真心话的。

就是与那人一同将死的时候。


“既然,你和我都一样不喜欢这个肮髒的世界,可为什麽你就是不肯跟我一起改变它、让它毁灭后重生?”他不解的问道。


“因为,在那之前已经有人为了守护这个世界而付出过太多。”

“这个世界是不堪,却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想到自己这一路走来所认识的每个人,以及与大家一起渡过的时光,沈默顿时放柔了眸光。


“沈默,你真的变了。”只见他失望地摇摇头。

“以前的你,根本就不会说出这样一番可笑的话来。”


“也许吧!”

“但至少,我不后悔。”她如此的道。


现在的自己亦终于理解赵云澜与沈巍二人当初为何宁愿自我牺牲也要拯救这天下苍生。



原来就算换了个人当这傻瓜,他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至少,她这个傻瓜守护到了自己喜欢的大家。

还有,心尖上的他。



如此足矣。






作者的话:


只是突然想到个脑洞将它写了下来,也没啥特别的~


女主其实只有一个想法:


「同样是牺牲,只愿能换来不一样的结局。」


自私 (原創女主×虐向)

偏虐女主,不喜慎入。



(繁體版)




沈默從來不是一個偉大的人,她所做過的所有事不過也是為了自己。

為了自由,她能不擇手段地毀掉一直困住自己的牢寵。
即使,犧牲他人的生命。

為了活著,她亦能裝出一副温暖無害的樣子,努力取得身邊人的信任。
即便,那不是她本意。

為了不再孤身一人,她選擇愛上了夜尊,那個與自己擁有同樣孤獨的他。
儘管付出的,是她僅餘的一顆真心跟溫度。

到最後,為了這個能證明自己存在過的世界,她決定與那人同歸於盡。
而這次她用的,是自己的性命。


她啊,終究是個自私的人。











可是------

裘奕與于揚卻說,在她為了自己親手毀掉牢籠之際,同樣也拯救了他們大家。

趙雲瀾與沈巍又道,在她努力取得他們的信任同時,其實也弄了自己一身的傷。
不管,是身上還是心上。

就連夜尊的內心,亦因為她不再感到萬年的孤寂。
彷如冰雪消融後乍現的溫暖,讓一直以來殘暴陰戾的他亦懂了仇恨、怨憤以外其他別樣的感覺。
還有,那份他曾以為永遠都無法觸及的幸福。
現在都因為她的出現而擁有了。

而她捨棄自身來挽回的這個世界裡,卻盛載著千百萬條生命,還有一個個幸福而美滿的家庭。
然而,這些她壓根不放在眼內。





你說沈默她自私?
嗯……
這麽想來,她的確挺自私的。

不過,是對自己。



就連好友于揚也說過,沈默她這個人對自己比誰都狠。
作為旁觀者的趙雲瀾跟沈巍亦表示,這丫頭的狠勁簡直與當年的夜尊有過之而無不及。
從來就沒想過留給自己一條後路。


甚至,是活路。









可是,夜尊覺得沈默對他還是自私的。

至少------


她連死都不讓自己知道,也不想讓他陪著。



“你沒資格陪我一起死。”
想起女子在夢裡與自己曾說過的這句話,
夜尊卻沒有生氣,只是感覺心彷彿被撕裂成兩半般的痛苦頓時自全身蔓延開來,久久未能平靜。
直至他自夢中醒來睜開雙眼,才驚覺自己臉上殘竟留著微涼的濕意。
這是第一次,他為了自己還有兄長以外的人哭了。
然而,心裡卻是一次比一次的痛。


“我的小默啊,你憑什麼丟下我一個人啊?”他喃喃自語道。
在夜幕的掩護下,這時的男子脆弱得就如一個孩子般,眸裡亦再無平日的神采,幽暗得宛若一潭死水。
現在的他,就與萬年以前被困於天柱之中的自己無疑。

要是她還在,她又怎會捨得他那麽難過?




沈默------

“你是屬於這個世界的。

而我,根本配不上這個世界。”



End.






不過,沈默其實也跟別人提起過真心話的。
就是與那人一同將死的時候。


“既然,你和我都一樣不喜歡這個骯髒的世界,可為什麼你就是不肯跟我一起改變它、讓它毀滅後重生?”他不解的問道。

“因為,在那之前已經有人為了守護這個世界而付出過太多。”
“這個世界是不堪,卻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
想到自己這一路走來所認識的每個人,以及與大家一起渡過的時光,沈默頓時放柔了眸光。

“沈默,你真的變了。”只見他失望地搖搖頭。
“以前的你,根本就不會說出這樣一番可笑的話來。”

“也許吧!”
“但至少,我不後悔。”她如此的道。

現在的自己亦終於理解趙雲瀾與沈巍二人當初為何寧願自我犧牲也要拯救這天下蒼生。

原來就算換了個人當這傻瓜,他也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至少,她這個傻瓜守護到了自己喜歡的大家。
還有,心尖上的他。

如此足矣。









作者的話:

只是突然想到個腦洞將它寫了下來,也沒啥特別的~

到最後,女主其實只有一個想法:

「同樣是犧牲,只願能換來不一樣的結局。」

不成文规定 (原创女主x日常向)

作者的话:


就是深夜突然冒起的一个小脑洞,

致美术生曾有过的那些噩梦QAQ


(简体版)




在靖城大学的美术室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


破坏公物者与赵X澜皆不得入内。


而在沈默看来,这两者之间无疑存在一个等号。

顺带一提,她现在正在某个满是髒水的洗笔筒裡打捞出第三支才刚开封却被男子大意碰掉的白色颜料。

一脸的欲哭无泪。



“那个,对不起啊!我们特调处一定会赔偿的……”某人抱歉的说着同时,手却很自然地想找什么东西靠着。

“赵云澜,你的手。”在旁的夜尊好心地提醒了一下。

可惜已经太迟了。

沈默抬头一看便瞧见男子手上沾满了五颜六色,而它们的来源就是那幅她赶了几晚通宵才完成的作品。

“……”

这下,女子再也忍不住了,脑内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瞬间绷断。

“赵、处、长!!!”

只听见“呯”的一声------

咱们某龙城最靓的崽兼特调处大名鼎鼎的最高领导赵云澜就这样被关在了门外。

裡面似乎还传出了某人毫不留情的嘲笑声。


到了最后,还得要劳烦咱们黑袍大人沉巍来给他善后。

男子更自告奋勇地提议替沈默执笔,修改她那被他家那位不小心碰坏了的画作。

沈默起初倒也没多想,就是觉着他总比赵云澜靠谱得多,所以很快便答应了。



结果就是,女子现在正对着画上大大一个昆仑装扮的赵云澜自闭了。

“真的很抱歉!我一时忍不住就……”

“哥,你就别说了。”夜尊无奈地打断兄长的话,边试着安慰他家已在崩溃边缘的媳妇儿。

也就只有某人愈看愈满意。

不得不承认,沈巍的确将万年前的他画得唯妙唯肖,就连眉眼间的神髓都被刻画得分毫不差。

“你就这么了解我啊?”正将画捧在手中细细品味着的赵云澜挑眉笑问身旁早已悄悄红了耳尖的他。

“……从未忘记过。”沈巍。

只有他,才惹得自己这万年来的惦记,亦不曾遗忘过。


想着女子当初给她作品拟的题目,其实也不能全怪沈巍这一时的情不自禁。


毕竟,它道的是《初见》。



后来,沈默索性让男子二人把这幅画拿回去爱干啥干啥了。

反正她现在只觉得这世界对自己充满深深的恶意,一点也不友好!

“夜尊,我终于懂你感受了……”正窝在夜尊怀裡撒娇求安慰的她不禁感叹了一句。

“恭喜你又了解我多一点。”男子轻扯了下嘴角,眸裡亦尽是无奈。




自此以后,靖城大学的美术室又多了一个规定:


除了赵X澜本人以外,镇魂令主及其家属亦不得入内。

多谢合作!(躹躬)


赵·镇魂令主·云澜:???

沈·及其家属·巍:……


End.


不成文規定 (原創女主×日常向)

作者的話:


就是深夜突然冒起的一個小腦洞,

致美術生曾有過的那些噩夢QAQ


(繁體版)




在靖城大學的美術室裡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


破壞公物者與趙X瀾皆不得入內。


而在沈默看來,這兩者之間無疑存在一個等號。

順帶一提,她現在正在某個滿是髒水的洗筆筒裡打撈出第三支才剛開封卻被男子大意碰掉的白色顏料。

一臉的欲哭無淚。


“那個,對不起啊!我們特調處一定會賠償的……”某人抱歉的說著同時,手卻很自然地想找什麼東西靠著。

“趙雲瀾,你的手。”在旁的夜尊好心地提醒了一下。

可惜已經太遲了。

沈默抬頭一看便瞧見男子手上沾滿了五顏六色,而它們的來源就是那幅她趕了幾晚通宵才完成的作品。

“……”

這下,女子再也忍不住了,腦內那根名為“理智”的弦瞬間繃斷。

“趙、處、長!!!”

只聽見“呯”的一聲------

咱們某龍城最靚的崽兼特調處大名鼎鼎的最高領導趙雲瀾就這樣被關在了門外。

裡面似乎還傳出了某人毫不留情的嘲笑聲。


到了最後,還得要勞煩咱們黑袍大人沈巍來給他善後。

男子更自告奮勇地提議替沈默執筆,修改她那被他家那位不小心碰壞了的畫作。

沈默起初倒也沒多想,就是覺著他總比趙雲瀾靠譜得多,所以很快便答應了。


結果就是,女子現在正對著畫上大大一個昆侖裝扮的趙雲瀾自閉了。

“真的很抱歉!我一時忍不住就……”

“哥,你就別說了。”夜尊無奈地打斷兄長的話,邊試著安慰他家已在崩潰邊緣的媳婦兒。

也就只有某人愈看愈滿意。

不得不承認,沈巍的確將萬年前的他畫得唯妙唯肖,就連眉眼間的神髓都被刻畫得分毫不差。

“你就這麽了解我啊?”正將畫捧在手中細細品味著的趙雲瀾挑眉笑問身旁早已悄悄紅了耳尖的他。

“……從未忘記過。”沈巍。

只有他,才惹得自己這萬年來的惦記,亦不曾遺忘過。


想著女子當初給她作品擬的題目,其實也不能全怪沈巍這一時的情不自禁。


畢竟,它道的是《初見》。


後來,沈默索性讓男子二人把這幅畫拿回去愛幹啥幹啥了。

反正她現在只覺得這世界對自己充滿深深的惡意,一點也不友好!

“夜尊,我終於懂你感受了……”正窩在夜尊懷裡撒嬌求安慰的她不禁感嘆了一句。

“恭喜你又了解我多一點。”男子輕扯了下嘴角,眸裡亦盡是無奈。


自此以後,靖城大學的美術室又多了一個規定:


除了趙X瀾本人以外,鎮魂令主及其家屬亦不得入內。

多謝合作!(躹躬)


趙·鎮魂令主·雲瀾:???

沈·及其家屬·巍:……


End.


祝红篇 03 (祝红×原创男主)

(简体版)



这下,换男子什么也不敢说了。

“臭小子你又凭什么管姑奶奶我的事啊!”

“我……”某人似乎还想挣扎一下下。

“就该让沈巍他砍死你得了,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

“姑奶奶我爱喜欢谁就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係啊!”

于扬决定还是乖乖听她发洩完自己再开口。

这也是女子第一次跟他说那么多话,态度也不再是冷冰冰的。

只见某人一脸的乖巧,可心裡早已乐开了花。

这么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啊……

男子心想,视线更是丝毫不愿离开眼前的她。

“老娘我被赵云澜甩了那么久早就伤心惯了,哪用得着你小子给我出气啊……”

“可我会心疼。”听到这句话,于扬想也不想便打断了她,更大胆地捉住了女子的手。

闻言,祝红一时惊讶得忘了她还在生气,只是愣愣地望着他。

他刚刚……说什么?

“看见你伤心,我会心疼。”他索性说得再白一点。

“知道你喜欢赵处长,我也很嫉妒。”男子自顾自地说出这番藏在心底已久的话,手指无意识地来回抚挲着祝红的手背。

像极了他此时忐忑不安的心情。

但男子知道有些话自己再不说出口,恐怕以后就没这机会了。

“可偏偏就是这个男人,他辜负了你的心意还害你这么伤心,教我怎样不生气?”他反问道,更抬眸看向女子,眼神却带着一丝失落。

“你……”

“我只恨我做不了像赵处长一样的英雄,不能赶在他面前就认识你。”

不然,他肯定会好好珍惜她,努力让她喜欢自己而不是赵云澜。

“……”

祝红顿时被他眼底那抹深情给震住了,亦不忍说出打击男子的话语,只能静静地听着他接下来的话。

却没想到,某人下一秒便直接表白了:

“可是,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一个喜欢你的机会?”。

“你、你小子脑子坏掉啦?”祝红感觉自己脸上一热,连忙骂了他一句以掩饰自己竟被这么一个年轻小伙子撩到的事实。

“干嘛非、非要喜欢我啊?”她却连话都说得磕磕绊绊的。

这事被大庆林静他们知道了还不被他们笑掉大牙?

说她这个老女人居然还能祸害人家苗根正好的小鲜肉,更被人惦记上了。

……虽然她四叔可能会很高兴,因为终于不用给他这个侄女搞相亲了。

“我知道我永远也做不了赵处长那样受万人景仰的大英雄,可我会努力做你一个人的英雄,好好的保护你、对你好。”

“祝红,可以吗?”男子认真不已的问道,语气亦充满了期盼。

他更抹了敬谓,直接喊她祝红这名字。

这时,女子脑裡不禁想起自己与眼前的他相识的经过,还有于扬一直以来的付出。


在自己险些被幽畜袭击的时候是他及时赶到击退了牠们,在出外勤身份差点曝光时也是他替自己解的围,还有四叔给她每次安排的相亲都是因为他才得以解决。


男子自己也是个学业繁忙的大学生,却还是坚持天天接她下班,说是怕他们特调处树敌众多她一个女孩没人陪着很会很危险。


而碰上自己每个月都拖着蛇尾还有蛇类必须冬眠的日子,都是他在身边陪伴守护着她,让她感到很安心。


更试着有一次男子抱着受到敌人暗算提早进入冬眠的自己直至她醒来为止。


林静后来告诉她,说这个一向不苟言笑的男生那时居然当着大家的面哭了,只因害怕会失去她。


最后,还是身为龙大生物工程学着名教授沈巍提醒他说她这只是到了蛇类冬眠期睡着了而已,某人才反应过来,手却还是紧紧抱着女子不肯放过,一边受着好友裘奕无情的嘲笑还有沈默嫌弃的眼神。


说他这二十多年的蛇生都白活了,居然连蛇有冬眠期这茬都忘了。


可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可以为了自己不顾一切的男人。


想到这裡,祝红心裡不禁划过一丝暖流,伴着一种酸酸甜甜的感觉漫延开来,惹得她旋即低头一笑,却在男子发现之前隐去了笑容,恢復原来一贯的御姐范。


“祝红……”

于扬还在小心翼翼地等着她的回答。

“……咳咳!”

某人决定自己还得小小傲娇一下:

“看你表现!”她如此的说道。

手却开始为男子脸上的伤进行消毒兼上药,手法更是难得的温柔。

“嘶……”

“我已经放很轻了,你小子给我忍着点!”

“噢……”委屈兮兮的语气。



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英雄……

好像还挺不错!



另一边厢,还与男子待在特调处裡的赵云澜像是想到什么般似的突然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沈巍看着心情大好的他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祝红这丫头的春天终于要到了。”

“这下啊,我也总算可以放心了。”赵云澜由衷的说道。

由此至终都对她抱着的这份愧疚,现在终于可以彻底放下了。


再次望向男子之际,两人亦随即相视一笑。

意思,已是不言而喻。


End.


祝红篇 02 (祝红×原创男主)

(简体版)


这时,沈默的手机响起了。

“我现在马上回来。”她对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正当女子准备跟夜尊一同离开时,却祝红喊住了。

“……等等!”

“红姐,怎么了?”

“那个,我想跟你们一起去看他。”祝红考虑良久,心裡终究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希望能跟女子一同前往安全屋。

想着自己要是见到那小子非得狠狠骂他一顿不可,让他那么冲动敢跟赵云澜对着干!

一点也不懂珍惜生命好么!

“……好吧!”沈默犹豫了数秒,可最后仍是答应了。

要知道,安全屋设立的原意就是为了保护他们这些变异人类跟变异亚兽不受外界追踪,它的位置理应愈少人知道愈好,免得愈发的危险。

可她相信祝红,让她除了夜尊外作为第二个知道这秘密的人。

没办法,谁教某人那么喜欢她?

好友的眼光,沈默多少还是相信的,一如当初他们相信自己一样。



可当祝红亲眼目睹男子的伤势后,她的眼眶却还是不争气地红了。

这个白痴,就该让黑袍使打死他算了!

然而,正背对着门口的某人仍浑然不觉她的到来,仍在蹙眉听着好友一边替自己换药,一边嘴裡就没消停过的碎碎唸。

“你说说你,一个玩开辅助的非要硬扛人家法物双攻,而且对方还是个大神级别的,要不是沈默她及时带着夜教授来救场,人家沈教授还不分分钟砍死你的节奏!”裘奕没好气的道,并替他左肩再缠上一层新的绷带固定伤口,将原来早已沾染大片猩红的扔在一旁的盘子裡。

“我说你,喜欢人家就喜欢人家嘛!就不能换另外一种正常点的喜欢方式吗?再说了,祝红姐她不也没跟赵处长在一起过嘛!就算赵处长他曾经拒绝过祝红姐害她伤心,你小子又有什么资格替人家去找赵处长的麻烦……”

男子愈说愈小声,在瞧见正往这边怒气冲冲地走来的祝红后,他更勐然住了嘴,并自觉的让出个位置来给她。

“吵死了!老子我愿意这么做你管得着吗……”

话音刚落,只见祝红一掌巴在男子头上,打得他猝不及防,却在转身看见她时不禁睁大了双目。

“裘……怎、怎么是你啊?”他捂住头惊讶不已的问道,一时之间竟忘了痛。

沈默等人亦当场怔住了,最后还是夜尊一手拎着一个瞬移消失了。

“红姐威武啊……”沈默与裘奕不约而同地感叹。

祝红篇 01 (祝红×原创男主)



作者的话:


这篇写给我们人美心善的祝红小姐姐♡


看剧的时候就想著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值得有个


能全心全意爱她、疼她的人,


所以就忽发奇想地写了一个自己的脑洞,


一个专属她的守护骑士(笑)


p.s人物有私设,不喜慎入。


(简体版)



很久以后,祝红也终于找到了个真心喜欢自己的人。

咦!你问那人到底有多喜欢她?

大概就是不要命的那种。

不然,相信不会有谁敢无视掉堂堂黑袍使大人那四十米的长刀风风火火跑去找咱们镇魂令主的麻烦。

瞧他那气势、那阵仗就连身经百战的特调处众人都佩服不已,心裡纷纷为这小子的英勇鼓了不下数百次的掌。

他可做了他们这些小的大半辈子想做而没敢做成的事啊!

……虽然后来还是失败了,也被沈巍修理得有点惨。

只见身上的鳞片都被男子的长刀硬生剜去了大半,伤口处鲜血直冒那个叫惨不忍睹,现在就像个废人……不!像条废蛇般被及时闻讯赶到的沈默跟裘奕二人给扛回去安全屋裡好生休养着。



“抱歉!沈教授,这件事我会尽快查清给你跟赵处长一个合理的交代。”沈默心感歉疚地代好友跟正背对自己的男子道歉,目光却不敢对上这时正值盛怒浑身萦绕着低气压的他。

她知道,还好赵云澜没事,不然沈巍定不会放过他们。

又怎会留着那傢伙的命到现在?

“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他。”

男子的语气不见一丝温度,转身望向她的眼神亦不復平日裡的温文儒雅,便只有冷冽和狠戾。

赵云澜,这个已被他放在心尖上守了万年的人,就连自己都捨不得伤男子半分,又怎允他人伤害他?

勉强压下内心的恐惧,女子硬着头皮点点头。

只见一道白影转瞬挡在沈默面前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冷眼看向自己的兄长。

“哥。”夜尊低沉的唤了一声。

一双清楚映着警告二字的黑眸紧盯着男子,大有“你敢动她我也不会跟你客气”的意味。

当真以为赵云澜有他沈巍护着这丫头就没有么?

把他夜尊放哪了?



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景象,在旁大庆等人都没敢作声,生怕稍一不慎便撞在枪口上给这两位大神秒得连渣都不剩。

这情形也就只有夜尊敢和他对着干了吧!

“夜尊,他们是你学生,教好他们是你这个当老师的责任。”沈巍轻眯了下眼,冷声提醒自家弟弟。

“你也知道他们只是个学生,可一碰上跟赵云澜的事你却用着黑袍使的态度来对待他们。”夜尊毫不犹豫地怼回去,同时更走近男子一步。

自己也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你不也是个爱护学生的好教授么?”他反问道,执意让男子勉强压抑下来的怒火再次烧得更炽。

众人顿时倒抽一口气,连忙退避三舍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除了祝红。


她现在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沈巍的风衣上,上面还沾着不少那小子的血渍。

也不知他现在到底怎样了?

“夜尊!”沈默赶紧拉住男子的手臂示意他别说了。

夜尊回头看了她一眼,眸中愠色稍微缓和了点。




“欸欸欸!你们干嘛呢?一个个都给老子偷懒了是吧!”

到最后还是得让某人出面调停,只见他身上披了件夹克便赶紧从办公室门口走出来,靠在栏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楼下所发生的一切,受伤的右臂早已被沈巍带去医院包扎上药,现在除了脸上些许擦伤跟瘀青外,整个人看着其实就跟没事人似的。

这还是多亏男子来得及时。

“老赵/老大/赵处!”

众人就像见到救星般顿时鬆了口气,心想他老人家要是再不出现的话,照沈巍跟夜尊他们二人这架势分分钟把特调处这块风水宝地给拆了都说不定。

“云澜!”

只见上一刻原本还在与夜尊对峙着的男子下一秒随即一个瞬移来到赵云澜身边,更强制性地扶着他回到了办公室。

“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别乱动吗!手还要不要了!”沈巍担心地责备道,原本冷厉的气场却在碰到对方之前便尽数散去,恢復一贯的温柔谨慎。

“没事!不就是有点骨裂嘛,比起老子以前受的现在简直小菜一碟!”赵云澜笑着回答,示意男子不用太过紧张。

“我说过,不许你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沈巍听着可不乐意了,出声警告之馀更稍微用力掐了下某人的腰侧,那裡同样落下了瘀青。

男子立马吃痛地嘶了一声,连忙服了个软:

“是是是,我都听黑老哥你的行了吧……”

就在与女子相视一瞬间,对方给了赵云澜一个感激的眼神,后者则眨了下眼表示收到。

夜尊见状不禁冷哼一声,并朝他俩的背影投去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功夫也不知是跟谁学的!

“还是老大厉害啊!一出手就搞定了咱们沈教授。”林静着实赞叹不已。

“切!他啊就只会仗着沈教授脾气好、又宠着他才会一直这么作!”大庆一语道破真相,附上一个嫌弃满满的眼神。

不过,估量着他也不敢真的惹毛咱们沈大教授吧!


毕竟,沈巍可以为赵云澜一再降低底綫,那是因为他的底线亦是赵云澜。



祝紅篇 03 (祝紅×原創男主)

(繁體版)



這下,換男子什麼也不敢說了。

“臭小子你又憑什麼管姑奶奶我的事啊!”

“我……”某人似乎還想掙扎一下下。

“就該讓沈巍他砍死你得了,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

“姑奶奶我愛喜歡誰就喜歡誰,跟你有什麼關係啊!”

于揚決定還是乖乖聽她發洩完自己再開口。

這也是女子第一次跟他說那麽多話,態度也不再是冷冰冰的。

只見某人一臉的乖巧,可心裡早已樂開了花。

這麽看著,她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啊……

男子心想,視線更是絲毫不願離開眼前的她。

“老娘我被趙雲瀾甩了那麽久早就傷心慣了,哪用得著你小子給我出氣啊……”

“可我會心疼。”聽到這句話,于揚想也不想便打斷了她,更大膽地捉住了女子的手。

聞言,祝紅一時驚訝得忘了她還在生氣,只是愣愣地望著他。

他剛剛……說什麼?

“看見你傷心,我會心疼。”他索性說得再白一點。

“知道你喜歡趙處長,我也很嫉妒。”男子自顧自地說出這番藏在心底已久的話,手指無意識地來回撫挲著祝紅的手背。

像極了他此時忐忑不安的心情。

但男子知道有些話自己再不說出口,恐怕以後就沒這機會了。

“可偏偏就是這個男人,他辜負了你的心意還害你這麽傷心,教我怎樣不生氣?”他反問道,更抬眸看向女子,眼神卻帶著一絲失落。

“你……”

“我只恨我做不了像趙處長一樣的英雄,不能趕在他面前就認識你。”

不然,他肯定會好好珍惜她,努力讓她喜歡自己而不是趙雲瀾。

“……”

祝紅頓時被他眼底那抹深情給震住了,亦不忍說出打擊男子的話語,只能靜靜地聽著他接下來的話。

卻沒想到,某人下一秒便直接表白了:

“可是,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一個喜歡你的機會?”。

“你、你小子腦子壞掉啦?”祝紅感覺自己臉上一熱,連忙罵了他一句以掩飾自己竟被這麽一個年輕小伙子撩到的事實。

“幹嘛非、非要喜歡我啊?”她卻連話都說得磕磕絆絆的。

這事被大慶林靜他們知道了還不被他們笑掉大牙?

說她這個老女人居然還能禍害人家苗根正好的小鮮肉,更被人惦記上了。

……雖然她四叔可能會很高興,因為終於不用給他這個侄女搞相親了。

“我知道我永遠也做不了趙處長那樣受萬人景仰的大英雄,可我會努力做你一個人的英雄,好好的保護你、對你好。”

“祝紅,可以嗎?”男子認真不已的問道,語氣亦充滿了期盼。

他更抹了敬謂,直接喊她祝紅這名字。

這時,女子腦裡不禁想起自己與眼前的他相識的經過,還有于揚一直以來的付出。

在自己險些被幽畜襲擊的時候是他及時趕到擊退了牠們,在出外勤身份差點曝光時也是他替自己解的圍,還有四叔給她每次安排的相親都是因為他才得以解決。

男子自己也是個學業繁忙的大學生,卻還是堅持天天接她下班,說是怕他們特調處樹敵眾多她一個女孩沒人陪著很會很危險。

而碰上自己每個月都拖著蛇尾還有蛇類必須冬眠的日子,都是他在身邊陪伴守護著她,讓她感到很安心。

更試著有一次男子抱著受到敵人暗算提早進入冬眠的自己直至她醒來為止。

林靜後來告訴她,說這個一向不苟言笑的男生那時居然當著大家的面哭了。

只因害怕會失去她。

最後,還是身為龍大生物工程學著名教授沈巍提醒他說她這只是到了蛇類冬眠期睡著了而已,某人才反應過來,手卻還是緊緊抱著女子不肯放過,一邊受著好友裘奕無情的嘲笑還有沈默嫌棄的眼神。

說他這二十多年的蛇生都白活了,居然連蛇有冬眠期這茬都忘了。

可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可以為了自己不顧一切的男人。

想到這裡,祝紅心裡不禁劃過一絲暖流,伴著一種酸酸甜甜的感覺漫延開來,惹得她旋即低頭一笑,卻在男子發現之前隱去了笑容,恢復原來一貫的御姐范。

“祝紅……”

于揚還在小心翼翼地等著她的回答。

“……咳咳!”

某人決定自己還得小小傲嬌一下:

“看你表現!”她如此的說道。

手卻開始為男子臉上的傷進行消毒兼上藥,手法更是難得的溫柔。

“嘶……”

“我已經放很輕了,你小子給我忍著點!”

“噢……”委屈兮兮的語氣。



只屬於她一個人的英雄……

好像還挺不錯!





另一邊廂,還與男子待在特調處裡的趙雲瀾像是想到什麼般似的突然笑了出聲。

“你笑什麼?”沈巍看著心情大好的他問道。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祝紅這丫頭的春天終於要到了。”

“這下啊,我也總算可以放心了。”趙雲瀾由衷的說。

由此至終都對她抱著的這份愧疚,現在終於可以徹底放下了。

再次望向男子之際,兩人亦隨即相視一笑。

意思,已是不言而喻。


End.

祝紅篇 02 (祝紅×原創男主)

(繁體版)

這時,沈默的手機響起了。

“我現在馬上回來。”她對電話那邊的人說道。

正當女子準備跟夜尊一同離開時,卻祝紅喊住了。

“……等等!”

“紅姐,怎麼了?”

“那個,我想跟你們一起去看他。”祝紅考慮良久,心裡終究還是過不了自己那關,希望能跟女子一同前往安全屋。

想著自己要是見到那小子非得狠狠罵他一頓不可,讓他那麽衝動敢跟趙雲瀾對著幹!

一點也不懂珍惜生命好麽!

“……好吧!”沈默猶豫了數秒,可最後仍是答應了。

要知道,安全屋設立的原意就是為了保護他們這些變異人類跟變異亞獸不受外界追蹤,它的位置理應愈少人知道愈好,免得愈發的危險。

可她相信祝紅,讓她除了夜尊外作為第二個知道這秘密的人。

沒辦法,誰教某人那麽喜歡她?

好友的眼光,沈默多少還是相信的,一如當初他們相信自己一樣。



可當祝紅親眼目睹男子的傷勢後,她的眼眶卻還是不爭氣地紅了。

這個白痴,就該讓黑袍使打死他算了!

然而,正背對著門口的某人仍渾然不覺她的到來,仍在蹙眉聽著好友一邊替自己換藥,一邊嘴裡就沒消停過的碎碎唸。

“你說說你,一個玩開輔助的非要硬扛人家法物雙攻,而且對方還是個大神級別的,要不是沈默她及時帶著夜教授來救場,人家沈教授還不分分鐘砍死你的節奏!”裘奕沒好氣的道,並替他左肩再纏上一層新的繃帶固定傷口,將原來早已沾染大片猩紅的扔在一旁的盤子裡。

“我說你,喜歡人家就喜歡人家嘛!就不能換另外一種正常點的喜歡方式嗎?再說了,祝紅姐她不也沒跟趙處長在一起過嘛!就算趙處長他曾經拒絕過祝紅姐害她傷心,你小子又有什麼資格替人家去找趙處長的麻煩……”男子愈說愈小聲,在瞧見正往這邊怒氣沖沖地走來的祝紅後,他更猛然住了嘴,並自覺的讓出個位置來給她。

“吵死了!老子我願意這麽做你管得著嗎……”

話音剛落,只見祝紅一掌巴在男子頭上,打得他猝不及防,卻在轉身看見她時不禁睜大了雙目。

“裘……怎、怎麼是你啊?”他捂住頭驚訝不已的問道,一時之間竟忘了痛。

沈默等人亦當場怔住了,最後還是夜尊一手拎著一個瞬移消失了。

“紅姐威武啊……”沈默與裘奕不約而同地感嘆。

祝紅篇 01 (祝紅×原創男主)

作者的話:

這篇寫給我們人美心善的祝紅小姐姐♡

看劇的時候就想著這麽好的一個女孩值得有個

能全心全意愛她、疼她的人,

所以就忽發奇想地寫了一個自己的腦洞,

給祝紅一個專屬她的守護騎士(笑)

p.s人物有私設,不喜慎入。



(繁體版)



很久以後,祝紅也終於找到了個真心喜歡自己的人。

咦!你問那人到底有多喜歡她?

大概就是不要命的那種。

不然,相信不會有誰敢無視掉堂堂黑袍使大人那四十米的長刀風風火火跑去找咱們鎮魂令主的麻煩。

瞧他那氣勢、那陣仗就連身經百戰的特調處眾人都佩服不已,心裡紛紛為這小子的英勇鼓了不下數百次的掌。

他可做了他們這些小的大半輩子想做而沒敢做成的事啊!

……雖然後來還是失敗了,也被沈巍修理得有點慘。

只見身上的鱗片都被男子的長刀硬生剜去了大半,傷口處鮮血直冒那個叫慘不忍睹,現在就像個廢人……不!像條廢蛇般被及時聞訊趕到的沈默跟裘奕二人給扛回去安全屋裡好生休養著。




“抱歉!沈教授,這件事我會盡快查清給你跟趙處長一個合理的交代。”沈默心感歉疚地代好友跟正背對自己的男子道歉,目光卻不敢對上這時正值盛怒渾身縈繞著低氣壓的他。

她知道,還好趙雲瀾沒事,不然沈巍定不會放過他們。

又怎會留著那傢伙的命到現在?

“以後,別再讓我看見他。”

男子的語氣不見一絲溫度,轉身望向她的眼神亦不復平日裡的溫文儒雅,便只有冷冽和狠戾。

趙雲瀾,這個已被他放在心尖上守了萬年的人,就連自己都捨不得傷男子半分,又怎允他人傷害他?

勉強壓下內心的恐懼,女子硬著頭皮點點頭。

只見一道白影轉瞬擋在沈默面前一把將她拉到了身後,冷眼看向自己的兄長。

“哥。”夜尊低沉的喚了一聲。

一雙清楚映著警告二字的黑眸緊盯著男子,大有“你敢動她我也不會跟你客氣”的意味。

當真以為趙雲瀾有他沈巍護著這丫頭就沒有麽?

把他夜尊放哪了?



看著眼前劍拔弩張的景象,在旁大慶等人都沒敢作聲,生怕稍一不慎便撞在槍口上給這兩位大神秒得連渣都不剩。

這情形也就只有夜尊敢和他對著幹了吧!

“夜尊,他們是你學生,教好他們是你這個當老師的責任。”沈巍輕瞇了下眼,冷聲提醒自家弟弟。

“你也知道他們只是個學生,可一碰上跟趙雲瀾的事你卻用著黑袍使的態度來對待他們。”夜尊毫不猶豫地懟回去,同時更走近男子一步。

自己也不過是在陳述事實而已。

“你不也是個愛護學生的好教授麽?”他反問道,執意讓男子勉強壓抑下來的怒火再次燒得更熾。

眾人頓時倒抽一口氣,連忙退避三舍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除了祝紅。

她現在將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沈巍的風衣上,上面還沾著不少那小子的血漬。

也不知他現在到底怎樣了?

“夜尊!”沈默趕緊拉住男子的手臂示意他別說了。

夜尊回頭看了她一眼,眸中慍色稍微緩和了點。



“欸欸欸!你們幹嘛呢?一個個都給老子偷懶了是吧!”

到最後還是得讓某人出面調停,只見他身上披了件夾克便趕緊從辦公室門口走出來,靠在欄杆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樓下所發生的一切,受傷的右臂早已被沈巍帶去醫院包紮上藥,現在除了臉上些許擦傷跟瘀青外,整個人看著其實就跟沒事人似的。

這還是多虧男子來得及時。

“老趙/老大/趙處!”

眾人就像見到救星般頓時鬆了口氣,心想他老人家要是再不出現的話,照沈巍跟夜尊他們二人這架勢分分鐘把特調處這塊風水寶地給拆了都說不定。

“雲瀾!”

只見上一刻原本還在與夜尊對峙著的男子下一秒隨即一個瞬移來到趙雲瀾身邊,更強制性地扶著他回到了辦公室。

“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別亂動嗎!手還要不要了!”沈巍擔心地責備道,原本冷厲的氣場卻在碰到對方之前便盡數散去,恢復一貫的溫柔謹慎。

“沒事!不就是有點骨裂嘛,比起老子以前受的現在簡直小菜一碟!”趙雲瀾笑著回答,示意男子不用太過緊張。

“我說過,不許你再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沈巍聽著可不樂意了,出聲警告之餘更稍微用力掐了下某人的腰側,那裡同樣落下了瘀青。

男子立馬吃痛地嘶了一聲,連忙服了個軟:

“是是是,我都聽黑老哥你的行了吧……”

就在與女子相視一瞬間,對方給了趙雲瀾一個感激的眼神,後者則眨了下眼表示收到。

夜尊見狀不禁冷哼一聲,並朝他倆的背影投去一個大大的白眼。

這變臉比翻書還快的功夫也不知是跟誰學的!

“還是老大厲害啊!一出手就搞定了咱們沈教授。”林靜著實讚嘆不已。

“切!他啊就只會仗著沈教授脾氣好、又寵著他才會一直這麽作!”大慶一語道破真相,附上一個嫌棄滿滿的眼神。

不過,估量著他也不敢真的惹毛咱們沈大教授吧!


畢竟,沈巍可以為趙雲瀾一再降低底綫,那是因為他的底線亦是趙雲瀾。